工業革命/網路資訊革命

顯而立見
5 min readOct 4, 2020

當我們把「台灣要成為網路強國」設定為肯定句而非問句,也同時排除其他多元性,框架了自己的視野。在篇章尾聲,富奇想商務長陳顯立提供我們不同的產業想像,以開放的態度,請他從「網路產業」與「台灣政策」兩大議題,開放自由地暢談不同觀點。

陳顯立小檔案 :現任鴻海集團投資的新創公司富奇想商務長。在此前,他曾任燦坤網銷暨行銷部營運長,整合線上與線下資源,是「燦坤快3」平台重要推手。他也曾任特力集團電子商務部門協理。陳顯立也是個連續創業家,經營過保養品與女裝等網站,因此他非常理解台灣創新創業環境。

觀點 1: 創業貸款比創業投資重要
為什麼孫悟空有辦法大鬧天宮,卻打不過路上的妖怪?因為「大鬧天宮碰到的是幫玉皇大帝打工的,不是在賣命,但路上碰到的妖怪,是自己出來創業的,只有拼命沒有退路。」這個笑話是有道理的,我自己也曾創業,我知道接受創投投資後,花的是別人的錢,比較不心痛,但自己跑去貸款壓力就很大了。台灣太多人在講創業投資,政府成立百億元創業基金,但我認為「創業貸款」本身比創業投資重要,因為公司所有權(ownership)這件事會讓創業家奮不顧身。創業貸款的重要性深深被忽略了。政府應該把扶植創新產業的投資,部分轉為支持銀行來做創業貸款,讓銀行敢把錢貸給呆帳比例高,但有創新發展潛力的新創。

以 目前的產業發展來看,「台灣要發展成網路強國」的立論是正確的,事實上,每個國家也都正在往這個方向移動,但要注意的是:台灣要成為網路強國並不等於台灣要發展「網路產業」。
我認為網路產業是個「偽」議題,因為網路根本不是個產業,而是種「工具或方法」。舉例來說,音樂產業本來就存在,因為網路工具的出現,讓KKBOX這種音樂串流的商業模式誕生;書籍產業也一直都存在,但網路工具讓Amazon這樣的電商公司壯大;計程車行業也一樣存在很久了,由於網路的工具誕生,讓Uber有了顛覆舊產業的機會。

網路是種工具或方法。但是台灣目前仍然是用工業時代的做事方法,在做網路服務、強調效率優化。什麼是效率優化呢?工業革命後企業強調「效率」優化,就是用最低成本,換取最高的產出,因此強調大規模製造,規格一致化,在這樣的邏輯下,銷售量越大,產品就越便宜。但網路革命很不一樣,網路革命時代強調「適度」優化。也就是用好的服務得到適當價錢,是彈性定價策略,用網路工具想辦法滿足個人的差異化需求。
在效率優化思維下,零售業想的是怎麼賣給顧客最便宜的衛生紙?在適度優化思維下,想的是怎麼先知道顧客需要衛生紙,再想辦法馬上送到顧客手上。

工業革命的發展是先改變產品的製造方法,才改變人民的消費與生活方式,這是一種「由外而內」的改變。網路革命是「由內而外」的,人類行為先改變了,所以帶動整體產業走向。但是台灣政策執行者大多是工業革命的腦袋,還在用舊時代的思維在做事。因此我對台灣的產業政策並沒有太大期待。 談到台灣產業的未來全球競爭力,我認為最根本的還是要從教育做起。台灣人要更注重生活風格(Lifestyle)與哲學性思考。台灣年輕人要懂得觀察人類行為背後的原理原則,理解全球文化差異與風格營造。若台灣還是忽略這個重點,政府制訂產業政策,反而可能把產業弄得更糟。

觀點 2:品牌可以鑑價,網路流量為何不行?

台灣目前還缺乏流量鑑價思維。如果能夠建立流量等商業價值的鑑價機制,並且成為貸款依據,那麼新創才有更多機會壯大,好的創意才不會因為缺乏資金而消磨了。既然品牌可以鑑價,那網路流量能不能鑑價?App下載數能不能鑑價?Facebook粉絲數能不能鑑價?以前我在出版業的時候,賣不出去的書可以拿來貸款,那現在的網路粉絲人數或流量為什麼不行?就算我的平台每日流量只有1千人,若這1千人都是醫生,每人平均的網站停留時間長達兩個小時,這商業價值就很高,因為這些都是高收入的使用者。一個有20萬人月流量的網站,也許當下沒有辦法產生大量收入,但未來若有發展潛力,就應該能鑑價並且成為貸款依據。

觀點 3:生活風格演繹的哲學思考才是關鍵

美國的Uber就是哲學性思考的產物。Uber不僅是計程車商業模式的革命,也是一種個人工作形式的轉變,Freelancer的彈性工作形式成為主流,這是共享經濟下重要的社會影響。舉例來說,Uber司機有些是單親媽媽,她們為了想要有更多時間陪伴女兒,所以來當兼職司機,成為自由工作者,而不是專職司機。Uber的商業模式讓有這種需求的人,有機會從固定工時中解放出來。在交通革命這件事情上,台灣缺乏哲學性思考,我們強調「硬體」建設,是計程車裝了行動支付收單機,付款更快速,報帳更容易,派遣速度更快,這個計程車只是為了增加效率存在,而不是增加多元化,這個不叫做交通創新。
另外,中國政府推行的「互聯網+」政策,也是一種哲學性思考,不是要讓互聯網變成一個產業,而是所有行業加在一起成為互聯網,在不同的產業找到不同的經營方式,而不是加上「行動」這個硬體。舉例來說,在「互聯網+交通」這件事上,誕生了滴滴出行這樣的公司,除了滴滴出行還有其他像易到用車等,專車、私家車與接駁車等不同的商業模式,這是源於哲學性思考,衍伸出來的不同服務。

--

--

顯而立見

游移於新創與大型企業的生涯中,一路找尋剩餘價值再利用的借力使力高反差方案。看不到的風景才是最美!